9.0

2022-08-30发布:

断头台 作者石砚

精彩内容:

斷頭台

字數:3094字
本故事純屬虛構,如有雷同純系偶然,切勿對號入座。
宋維新被送斷頭室的時候,王小二簡直看呆了。因爲一般這裏處死的女犯都是下層貧民,皮膚粗糙,加上極度的恐懼,再怎幺也好看不到哪裏去,而這個二十五歲的女子雖然面容貌憔悴,肌膚卻十分白嫩細膩,一看就是大家閨秀,而從容不迫的表情更使她顯得那幺端莊美麗。當劊子手不是一件讓人喜歡的職業,如果不是因爲生活所迫,誰也不會去選擇這份職業,不過,既然選擇了就要有本事替自己尋開心。
王小二便是這樣一個會替自己尋開心的劊子手,不過,他是用犯人來給自己找樂子的。當然,對于那些亡命的江湖好漢們,王小二是不敢惹的,不過,把他們的頭弄下來之後便另當別論。王小二喜歡把他們的頭擺在桌子上,那些對他比較客氣的犯人他會給他們的太陽穴貼上兩塊小膏藥弄得象個痨病鬼,對那些凶神惡煞一般吼叫,讓他害怕的則替他們描眉畫眼,抹個紅嘴唇什幺的,打扮得象個女人。
只有處決女犯的時候是他最高興的時候,因爲女犯受刑之前,或者是默默垂淚,或者是大哭大鬧,或者是癱作一堆,也有少數是昴然不懼的,但至少不會使他害怕,所以他便可以在她們活著的時候便拿她們取樂。用斷頭台殺人是法國人的發明,也只有在這租界裏才有這種東西,依據的自然也是法國人的律條,當然,洋人是不會被送到這裏來處死的,這裏所殺的只能是中國人。
王小二喜歡斷頭台,不光因爲用它殺人比用鬼頭刀保險,而且因爲犯人是趴在台子上受刑的,男人趴著就不容易反抗,女人趴著則令人充滿遐想,更妙的是,法國人不允許處死處女,而這便給了王小二一個極爲難得的機會,便是可以合法地把女犯的褲子脫下來檢查。
他當然願意女犯還是處女,因爲法國人的規則並不是要赦免處女的死刑,而是要在處決處女前先破了她的身,而這便是他劊子手特有的權力。王小二不識字,也不會在乎犯人是誰和犯了什幺罪,殺人只是他的工作,就算是他親爹,只要被送到這裏來,他都會毫不客氣地讓他人頭落地。
在這間處刑室,除了王小二,他還有叁個助手,孫癞子、劉禿子和吳麻子,自然,王小二不會忘了給他們留一些殘羹剩飯,這叫有福同享,誰讓大家都混到這種地方來了呢?行刑室裏一般是沒有外人的,行刑前執行官會讓巡捕們把綁好雙手的犯人送進來交給王小二的助手們,然後巡捕們會出去,關上門,由王小二他們給犯人行刑,行刑之後,助手把人頭拎著出去給執行官看,然後行刑便結束,這之後,王小二會叫人來把裝在長柳條筐裏的犯人屍體擡走。
一般犯人的腳也是捆著的,這樣他們便無法掙紮。無論是男女犯人,被送進來的時候都是光著上身的,這樣是爲了方便行刑。行刑的時候,助手們鍘刀拉上去,用機關卡住,把卡犯人脖子用的卡板升上去,然後兩個助手抓住犯人的兩腋,一個助手抱住犯人的腿把他面朝下擡起來放在斷頭台上,王小二把卡板放下來將犯人的脖子卡住,這樣他便不能再動坦,然後王小二把機關一拉,失去控制的鍘刀便呼嘯著從一丈多高的地方落下來,瞬間便把犯人的腦袋切落到下面的小柳條圓筐子裏。
遇上女犯行刑的時候,王小二通常要根據她的容貌和年齡來決定自己的行刑程序。如果是個年高醜陋的,他便不屑于自己動手,只叫助手把犯人在斷頭台上放好,扒下褲子,然後自己拿一根小孩子胳膊粗的木棍往那女人的下處一捅,既當作檢查,又當作破瓜,然後把腦袋一鍘完事。
如果是年輕貌美的女犯,王小二便會親自動手去抱女犯的腿,這樣女犯的屁股便會處在離他最近的位置,他喜歡看女人屁股朝天時的樣子。當然,放在台上後,女犯的褲子也是他親自扒下,然後親自檢查,再爬上台去親自替她破瓜,完了事讓叁個助手輪流上去享受一番,再行斬首。
宋維新剛一進來,王小二立刻就覺到自己的下半截硬得象木樁子一般。也許因爲她原本是穿著旗袍的原因,所以脫光了上身後,除了腳上的鞋襪,渾身上下便只剩了一條短褲頭,暴露著一身潔白如玉的肌嫩,白嫩得吹彈可破,兩顆豐滿的奶子挺立在胸前,小小的奶頭微微向上翹著,細細的腰肢下現出渾圓的曲線。
王小二幾曾見過這樣的女人,他只感到一陣窒息。叁個助手也與王小二有同樣的感覺,孫癞子和劉禿子一邊過去抓住那女人的胳膊,一邊下面早已支起了小帳篷,吳麻子很是知趣,沒有急著去抱宋維新的腿,因爲他知道,這一次王小二是一定會自己動手的。
果然,王小二強壓著自己心中的欲火,走到宋維新的身後,先低頭看了一眼她那裹在短褲頭裏的屁股,然後蹲下身去,從後面抱住她的兩條豐腴的大腿,把她面朝下平著擡了起來。
宋維新沒有反抗,雖然她沒有想到法國人會同清政府作交易而處死她,但既然參加了革命黨,便已經作好了死的准備,所以從被剝去旗袍和肚兜兒的時候起,她便一直保持著這樣從容不迫的姿態,只是在白淨的臉上現出一絲屈辱的紅暈。
王小二低頭看著宋維新的兩條腿,那是如此白晰細嫩的兩條玉腿,王小二又略略低下頭,從她褲頭的褲腳入向裏面望去,在潔白的大腿裏面,隱約看到一抹同樣潔白的臀肉,王小二努力調整著自己的呼吸,同兩個助手一起把宋維新放到斷頭台上,向前一推,讓她的頭從承頸圓孔的缺口處伸出去,吳麻子趕緊把上卡板放下來,使宋維新的頭被卡在裏面無法退出來。
王小二把宋維新捆腳的繩子解開,把她腳上的鞋襪扒下來,露出兩只纖柔彎曲的腳,她的腳白晰細膩,腳趾嫩得透明。王小二深吸了一口氣,用手從她的腳趾開始撫摸她的腳和小腿,然後一路摸上去。宋維新沒有掙紮,頭卡在卡板中之後,無論是男人還是女人一般都不會再掙紮,王小二很清楚這一點,而女人身體那輕微的顫動告訴王小二,這個女人對于被陌生男人玩弄具有十分強烈的屈辱感,而越是這樣,王小二的欲望便越是強烈。
他一把把女人的褲頭扒下來,露出女人渾圓的屁股來。對于刑前被人剝光,宋維新從沒有想過,因此她感到的恥辱極其強烈,使她差一點兒哭出來,但她終于還是忍住了,盡管她無法控制自己的心咚咚的狂跳。她知道自己沒有辦法逃避,因此只能勇敢地承受。
王小二仔細地撫摸著女人的屁股,那屁股很圓,很結實,很白,很嫩,也很有彈性,讓他感到十分誘惑。他慢慢扒開那臀肉,仔細觀察著,女人的肛門很小,顔色很淺,緊緊收縮著,現出條條輻射狀的深深皺紋。他又用另一只手扒開她緊緊夾住的大腿上的肌肉,露出兩片厚厚肉褶和一條深深的肉縫。
王小二感到自己有些控制不住,急忙閉上眼睛,深深地吸了幾口氣,這才讓自己的下面老實一些。女人的陰唇顔色較淺,後部沒有陰毛,從陰唇中間露出一點點暗紅色的小陰唇的邊。
王小二把女人的臀肉、腿肉和陰唇一起向兩邊扒開,露出粉紅色的嫩肉和那幽深的陰道來,盡管他知道這個年齡的女人不可能是處女,但他還是要檢查,還是要破她的身,他把這叫作「以防萬一」。
于是,王小二把宋維新的兩腿八字形分開,讓她的陰部充分暴露出來,自己爬上台去,跪在她的兩腿間,然後伏下身去,把自己的髋部壓在她那雪白的屁股上,將自己早已不再安份的陽具從女人的陰唇中間塞進去。
宋維新感到硬硬的東西頂在自己的陰道口兒上,自己要被強奸了,她咬了咬自己的嘴唇,把已經湧到眼角的淚水咽下去,然後陰道便被男人充滿了。執行官看到了宋維新的人頭,在那雙怒睜的眼睛裏還泛著淚光。
宋維新的無頭屍體躺在柳條筐中,恥骨和大腿根部滿都是濕乎乎的精液,疏密有度的恥毛也被粘成一绺一绺的,無知的王小二和他的助手們站在旁邊,還在爲欲望得到發泄而興高采烈。看到人頭的法國執行官並不象王小二們那樣高興,在他的心裏,不管這女人受過什幺樣的汙辱,爲了自己的信仰而從容赴死的她都是真正的英雄。

【完】